欢迎来到大家艺术网! 请登录 免费注册

   大家艺术网

 

站长(总编):芝圃  

电话:13933828054

邮箱:1908286608@qq.com

 QQ:1908286608 

微信:1908286608

微信: 123053719

 

 

         

会员动态

    原创作品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原创作品

    戴志明:论“送礼”与“收礼”

    发布时间:2017-07-13     作者:戴志明     点击率:1846

     

    论“送礼”与“收礼”

     

     

    (上 篇)

     

        谈到送礼,就要涉及收礼,光有送的,没有收的,便成了有一无二,有公无母,一厢情愿,难成买卖。

        送礼,并非从来就是一个头顶害疮,脚底流脓的透毒的行为。换句话说,它初始本性是一种很人情、体面、姣好的事情。朋友间的礼物互赠;同事邻里你送他一篮土特产,他赠你一袋稀罕货;亲戚间红白喜事随个份子;恋人间的情物相馈……礼尚往来,人之常情。是友情、亲情、爱情、礼仪的需要和表达,是一种维系血缘和社会伦理关系的必要行为。并无其它功利性可言,或者有点儿也是次要的、微不足道的。这种送礼是无可非议的,那么収这种礼也就无可厚非了。

        这只是纯粹意义、正当意义上的送礼与收礼。

        复杂意义上的“送礼”与“收礼”,就远不是这种涵义了。而是有着十足的“功利性”目的。送礼是求人办事,收礼是给人办事。都是损人利己,是办坏事干坏事。是办违法乱纪的事,干缺德的事。

    乖巧的中国人是含蓄而机灵的,人们为在形式上押着“送礼”与“收礼”的温柔原韵,总是在一些特定温馨的场合和时刻,干这种并不温馨的事,如以儿子结婚、孩子过满月、老人过世等为契机,大送特送,大收特收。这种礼物已不再是人之常情,完全是以求办私事为目的,以某种利益为目的了。变人与人的关系为物与物的关系了。有些人来得就更没什么讲究,更为直接了当了,送贵重物品、甚至钞票,就是为了换取某件事的办成,收礼者也是明确的以盈利和见机发财为目标,以财物轻重量办轻重之事。因送的荒唐,收的也就荒唐,办出的事也就要多荒唐有多荒唐。所以,这“送”与“收”之间已有明显的贿赂意义,须给这“送礼”、“收礼”四字的头上加之引号或画上红框了。

        有人给单纯正常意义的馈赠和复杂意义上的贿赂的送礼与收礼作了这样的界定和区分,是很实际和中肯的。关键要看以下几点:(1)目的,有无其他要求。(2)原由,为什么送礼。(3)手段,是光明正大还是暗地里送。(4)对象,送的对象与自己什么关系,有无经济和其它利害关系。(5)大小,钱物的大小是关键。

         若问那“送礼”与“收礼”的恶习之间是“送者”的问题呢?还是“收者”的问题呢?常言道:“一个巴掌拍不响。”我以为两者都有问题。人们常说常骂“收礼”的,所以各种规定、纪律对“收礼”的约束多,打击多。理由是卡住了“收的”,“送的”就没市场了。而实情却并不如愿。实际是,“送的”的问题一点不比“收的”小。因为它是源,是污染源。截流需堵源,治污先治源。“送”不绝,“收”难灭。“送礼者”多是求人办事者,以可怜破财博得人们的一些同情和谅解,其实都是让他们惯坏了那帮“收礼”的骄横的坏孩子。如果人人都不去“送礼”,他还“收”个屁!所以我们说“送者”的问题更关键。

         有人说,那“收礼”者大多是掌握着某种权利的人物,你不“送”,他会“索要”,你不“送”,他不会给你办事。遇急事紧事,你不傻眼啦!想想,这倒也是个事儿。这可能也是“送礼”不绝的一个主因。按这种情形,那“索礼者”该是原凶了。我想起了上世纪70年代,社会上广为流传的一则笑话,说是笑话,实则真人真事:某地有一青年想办招工,久办不成。原因是没“送礼”。可“送礼”,本人又没钱。咋办?这青年急中生智想出一招,他找来两个空茅台酒瓶子,灌上自产的遗尿,封好盖,和真的一样。于是拎着两瓶茅台酒,送到了管招工的头目的家里,这礼在当年来说可不算轻。头目一瞧,眉开眼笑,第二天就给这位青年办了招工手续。再说那头目,把收的两瓶茅台,当作宝贝放到过年,亲朋欢聚一堂,打开斟满酒杯,没等喝,那味道已让所有的人作呕。那头目可栽惨了。这位青年可谓了不起的发明家,简直就是阿凡提斗财主的花样翻新,这种机智和勇敢的做法是不是可以推而广之呢?当然,这和如今的造假欺市是两回事。

        有一位朋友说:他这人给别人送过礼,当然指的是复杂意义的礼,但从来不收别人的礼。“送礼”也是为了办成事,着急,就把“罪恶”送给了小人,“收礼”之人是贪婪小人,他一向是瞧不起的。他给那位送礼的时刻,是他呕吐和骂脏话的时刻。所以他是从不收礼的,当然他也未曾掌过什么大权。他认为收礼的时候,便是送礼者把脏水往你身上泼的时刻,是抽你耳光的时刻,是降低你的人格的时刻。当然,他“送礼”的那阵儿虽说是把脏腌罪恶送给了“收礼”的人,以图自洁,但实际上也是损人利己,自己的人格也在降级。没办法,为了办事嘛!要不也学学那位送茅台酒的青年?或者专找不“收礼”的人办事?要是遇上一位“索礼”的呢?要么干脆再不办事了。唉!上帝既然安排了一些贪图私利的人管事,谁又能挨得过“送礼”呢?谁又能杜绝了“收礼”呢?

        我要想说的,还不仅仅是这些,还有更为可悲的是,我们的社会风气有一种歪风是以“送礼”和“收礼 ”为荣耀的唻。谁家谁人若是混得能有人给“送礼”的份上,能收到“不义之财”了,妻儿老小及四邻八方不是瞧他不起,而是给这位能得“送礼”的“收礼者”伸大拇指喽:“你真行了,嘿!够级别,有人给‘送礼’了。”“看看人家某某,排队送礼,多有权势,多能耐多神气。”另则,谁家谁人能给谁送进礼去了,那家人、知情者也便赞不绝口:“哼!还是人家某某有办法,送去,收了。”因为送进了礼,就会意味着办成了事。连礼都送不进去的人,是笨蛋到家了;连礼都不送的人,是窝囊废一个;连礼都不敢收的人,是兔子;连礼都不会索的人,是猪。

        这样一来,“送礼”与“收礼”之“礼风”便沸沸扬扬,不可一世,任其发展的结果便是人心、社会的大变态。

        再进一步地说,前些年的“送礼”、“收礼”之风,在某种意义上用加引号,画红框已远远不够了,已成为贪污贿赂、卖官鬻爵的好听的乳名。从金戒指到彩电冰箱,从汽车到洋楼,从人民币到美元,从机器人到美女......无所不能“送、收。”无所不用其极。“送、收”的结果是,一些运气不好的“送、收”者被纪律和法律打中,更多的落网者还在侥幸地“送、收”着 。

        对于“送礼”与“收礼”的问题,有人说是因为贫困、不富有,人们的生活水平太低,但我看到一些发达国家也存在这个问题;有人提出高薪养廉,而对于一个身家已经亿万元的贪官多少薪酬才算够呢?才能满足呢?有人说是人的贪欲本性所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但是有很多的人为什么就不贪呢?有的人说是教育问题;有的人说是法制不健全......这些问题都不能不说是问题。但是,我看最终彻底解决“送礼”和“收礼”的贪欲腐败问题,还是要靠文化思想,因为这些人们患的是思想和心理的疾病。有位电影导演的话我们很认同,艺术是水,是用来灌溉田地的。人们只看到了地面上的庄稼,看不到底下的水,庄稼长大是要水和阳光的。我们社会今天还有严重的拜金主义,我们不要从外部去寻找原因,要从人的内心来寻找根源,我们缺乏的是内在动力,人的衰败是从内部开始的。浇优质的水产出健康的苗,浇变质的污水长成的苗是枯黄甚至夭折的。这也许是我们过于重看了精神的作用。

        由此引出中国历史文化传统中的“送礼”与“收礼”的话题。 

     

     

    (中 篇)

     

       说到历史文化,这就揭示出一个更为深层次、更为悠久、更为有趣的话题:中国历史文化中的“送礼”与“收礼”。送礼与收礼并非现代人的发明与爱好,而是中国历史文化中根深蒂固的传统。送礼与收礼在古代也曾大行其道。这里所要指出和强调的是,历史上,中国人不仅把送礼作为表达情感、解决问题、办事成功的传家法宝和惯用手法,不仅用它办成小事、解决小问题,而且用送礼之法办成大事、成就大业的人物和事件很多。从这方面来说,后人岂有不羡慕不学效之道理?很多情况下,这就产生了一种负面的和反面的教材,形成了一种负面和反面的教育,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这种影响是深远的和深入的,你说送礼与收礼是不正之风,是恶举。可这一路数偏偏能帮人助人成事,既然送礼可以实现理想与梦想,何乐而不为呢?对于收礼和送礼,人们在乎的是结果的得失成败,而不在意其手段的正邪优劣。所以,许多人不仅学效,而且研究之,研究之细致、办法之多样,都是令人惊叹的。这就使得送礼与收礼不仅更为大行其道,而且更加猖獗。像前些年热播的有关清朝大贪官和珅的电视剧,与其说是在贬斥送礼与收礼,不如是在褒奖渲染和珅收礼、送礼的技艺之高超 ,更加助长了贪腐之风。一些现代贪官就是从类似的电视剧中闻到了香腥之味,受到影响和启发,于是变着法儿地送与收、贪与腐, 严重污染了社会的政治和生活环境。         

        在中国历史上,通过送礼成就大事业者莫过于吕不韦。他用金钱、美女甚或男宠,不费一刀一枪,不用一兵一卒,就把秦国的国王换成了自己的儿子,他自己也堂而皇之地当了丞相,把秦国几代人努力建立的江山社稷据为己有。这就是说,夺取皇权帝位、江山社稷、改朝换代,不一定非得用武力、战争、打仗等方式才能达到目的;也不一定像古人那样用禅让的方式; 更不见的非得像现代社会用选举投票的方法来获得。用智谋阴谋,更直接地说,用送礼的方式同样可以奏效。这叫条条大路通罗马,达到目的是赢者。现代人把吕不韦的这种送礼高招称作“投资”。

        那么,我们毫无疑问地把吕不韦称作“大投资家” 和“大阴谋家”。             看看吕不韦是怎样投资和谋划办大事的吧!

        吕不韦,姜姓,吕氏,名不韦,卫国濮阳人。战国末年著名商人、政治家、思想家、官至秦国丞相。吕不韦是阳翟的大商人,他往来各地,以低价买进,高价卖出,积累起千金的家产。

    公元前267年(秦昭王四十二年),悼太子死,把第二个儿子安国君立为太子。而安国君有20多个儿子,安国君有个非常宠爱的妃子,立为正夫人,称为华阳夫人。华阳夫人没有儿子。安国君有个排名居中的儿子名叫子楚,子楚的母亲叫夏姬,不受宠爱。子楚作为秦国人质被派到赵国。秦国多次攻打赵国,赵国对子楚也不以礼相待。          

        子楚在赵国邯郸当人质,生活困窘,很不得意,吕不韦在邯郸做生意,见到子楚非常喜欢,说:“子楚就像一件奇货 ,可以囤积居奇。以待高价售出。”

        吕不韦对子楚说:“秦王已老,安国君被立为太子,安国君非常宠爱华阳夫人,华阳夫人没有儿子,能够选立太子的只有华阳夫人一个。现在你的兄弟有20多人, 你又排行中间,不受秦王宠幸,长期在赵国当人质,即使秦王死去,安国君继承王位,你也不要指望与你长兄及早晚都在秦王身边的其它兄弟们争太子位啦”。子楚说“那该怎么办?”吕说:“你很贫窘,又客居在赵,也拿不出什么献给亲长,结交宾客。我吕不韦虽然不富有,但愿意拿出千金来为你西去秦国游说,侍奉安国君和华阳夫人,让他们立你为太子。”子楚叩头拜谢道:“如果实现了您的计划,我愿分秦国的土地和您共享。”

        吕不韦于是拿出500金送给子楚,作为日常生活和交结宾客之用,又拿出500金买珍贵礼物,自己带着西去秦国游说。先拜见了华阳夫人的弟弟阳泉君和姐姐,把带来的礼物统统献给华阳夫人。华阳夫人收了吕不韦的钱财,听了吕不韦的进言,之后,便积极撺掇、四下里活动,先收子楚为嗣子,后让子楚当了太子,继而又让子楚做了国王。

        吕不韦有一姿色伦美的歌女同居。名叫赵姬,直至怀了孕。子楚见了喜欢,吕不韦也献给了他。此女生下儿子名政(即秦始皇),子楚立此姬为夫人。

    秦昭王五十年,秦攻邯郸,赵国想杀死子楚,吕不韦拿出600金送给守城官吏,得以脱身,逃回秦国大营,顺利回国。

        公元前251年(秦昭王五十六年)秦昭王去世,太子安国君继王位,一年后病逝,子楚继位,即秦庄襄王。吕不韦被任命为丞相。庄襄王继位三年后死去,太子赵政继立为王,赵政名为子楚之子,实为吕不韦之子。 吕不韦的投资计划全部实现。

        吕不韦是老谋深算的投资大家,他认准目标以后,行动非常慎重。在邯郸初见子楚时,他声色不露,只是在心中审度盘算。回到阳翟,他先做调查,搜寻各种信息,经过仔细研究,再三核实计算后,制定出一个大胆的计划,决定将自己的全部资产投资到子楚的升值空间中去。

        由于事关重大,吕不韦专程从阳翟回到濮阳老家,就拟定的计划征求父亲的意见。在《战国策·秦策》里,留下吕不韦与父亲的谈话片段,这段谈话的大意是这样的:吕不韦问父亲说:“投资农业,耕种收获,可以获得几倍的利润?”父亲答道:“十倍。”吕不韦又问道“投资商业,买卖珠宝,可以获得几倍的利润?”父亲答道:“一百倍”。吕不韦再问道:“经营政治,拥立国君,可以获得几倍的利润?”父答:“无数。”吕不韦的最后问话,就是看中子楚的价值所在。在吕不韦的眼里,子楚的商品价值,不是普通的商品价值,而是政治权力这种特殊商品的价值。吕不韦要由经营商业转入经营政治,他要由买卖商品转入买卖权力,他要投资子楚,拥立子楚成为秦国的国王。因为拥立子楚为秦王,目的是让自己的儿子当国王。这是吕不韦的送礼之道。

        与吕不韦送礼得天下相反,袁世凯却因收礼而使皇帝梦破灭,致袁死地、使袁氏“江山”倒塌的直接原因,是区区30万元。说起这事儿就要说到始作俑者唐天喜。

        唐天喜乃河南人氏,长相俊美,幼年在豫剧班里唱小旦,面庞身姿与唱腔,想想年轻时舞台上的梅兰芳妖娆多姿,顾盼生辉便可知一二。

        一次看戏,袁世凯被台上的唐天喜弄得五迷三道的,喜爱不已,于是收为男宠,名为贴身仆人,从此跟随袁世凯左右。在朝鲜时,是唐天喜彻夜守候,陪着袁世凯几经沉浮,走过风雨。他是袁世凯的知己,最信赖的人。

        虽然喜欢唐天喜,可身边一妻九妾已让袁世凯疲于应付,所以另给了唐天喜一片天地。小站练兵时,袁世凯提拔唐天喜为武卫右军右翼三营哨官(连长级别),以后直至第七旅旅长,袁的禁卫军。在唐外任期间,老袁经常命令唐在自己身边办公,以便朝夕得见。老袁曾说:“我有天喜如同刘备之有赵云。”当时连克定、克文见到唐都十分恭敬的。

       1915年,袁世凯称帝后,全国一片反对声。但当时的袁世凯还是有实力的——西南的蔡锷被曹锟的兵马死死压制,找不到机会。只要驻守江西的北洋马继增部能稳住江西,那么江南五省有异心的北洋部队和其它军阀就无法串联,那么袁氏帝国至少还能再撑一段时间 。这段时间过后,若能取得外国支持,他的龙椅说不定还能坐下去。在这关键时候,唐天喜出现了。也不知道唐天喜动了哪根筋,看到战事不利,就向老袁请命:“蒙皇上三十年之恩情,我却不能分忧,请求皇上赐我一军,攻打蔡锷。”袁世凯第一反应当然不允,一是唐天喜打仗确实不怎么样,担心他战场上丢了性命;二是考虑北京、河南也要有自己人看着。然而,唐执意上前线,袁也奈何不了他,只好委任他为马继增的副手,一起援湘。然而唐天喜没有攻克湖南城堡,却被人家攻破。俗话说没有收买不了的人,除非他没有嗜好!湖南军阀赵恒惕得知唐天喜最喜欢钱,于是派人找到唐做思想工作:一是老袁民心尽失,死期已近了。二是送去三十万元的支票。唐天喜收到钱的当夜就偷袭马继增的第六师,马继增猝不及防,全师溃败,只能仰天长啸,饮弹自尽。

       袁世凯接到唐天喜叛逆的消息,如五雷轰顶,当场晕倒,醒来后,想到多年之情竟换来今日,不禁咬牙切齿,令江西李纯人活捉唐天喜,而且吩咐不要活的,一旦捉住,就地处决。

       1916年3月22日,袁世凯被迫取消帝制,恢复“中华民国”年号。5月下旬忧愤成疾,6月6日,因尿毒症不治而病逝,时年57岁。对袁之死因众说纷云,其实,唐天喜的叛变对袁世凯的打击是非常致命的。袁世凯死前精神失常,口中经常对人说:“唐天喜反了,唐天喜反了”。其实,都是收礼30万元惹的祸。

         从吕不韦送礼到袁世凯收礼,我们可以归纳出以下几点:

         其一,送礼与收礼是一种极其危险的行当。

        有人把艺术当作“玩儿”,可能玩着玩着就出了成果,出了奇迹。有人把送礼和收礼当成“玩儿”,那可就大错特错了,大逆其道了,那可不像过家家做游戏,玩着玩着就出了乱子,就着了火,玩着玩着就把家产、基业、性命玩完了。像秦王朝、袁世凯和许多贪官,不都如此吗?

        一般来说,送礼的没有白送的,多是怀有不干净的目的和阴损的行为,是把罪恶、灾难、瘟疫送给了别人。而收礼正是收下了这些危险的东西。比如吕不韦送礼,他最终是要买取、换取和窃取秦家的江山社稷,赵恒惕送礼,是要搞垮老袁的皇帝梦,要老袁的性命。

        所以说,收礼送礼是极其危险的行为,没有什么可玩性。送礼的人就是在收礼的人的船底凿洞,哪有不沉船的道理?送礼之人就是给收礼的人投下美味诱饵,上了钩你就完蛋了。吕不韦是放长线钓大鱼,赵恒惕是放短线钓大鱼。送礼就是为收礼之人挖的陷阱,设的圈套,稍不留神,就会中计,就会当瓮中之鳖,常常还蒙在鼓里。所以说,收礼之人要当心,要远离收礼的怪圈,就像远离毒品和艾滋一样。还是要遵循古人的那句话:“洁身自好。”

        其二,老吕、老袁的事又告诫我们,为官为事者应管理好自己的“身边的人”。如家人、亲属、亲信......全都莫收不义之财。秦王没有直接收吕不韦的钱财,但他的妃子华阳夫人及其姐弟大肆收礼,从内部、从根儿上坏了秦王家的事,让吕钻了空子。这叫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堡垒从内部突破。作为秦家子孙的子楚,为了实现其当太子、当国王的个人目的和愿望,收了吕不韦的大量钱财、各种赞助和诸多好处,便忘记了并丝毫不顾及自家的祖业与江山这等大事,一味地按照吕不韦的意图和设好的圈套去说话行事,任由吕不韦摆布,成了吕不韦手中的棋子、玩偶、把件、傀儡。实质上他是被吕不韦完全彻底地利用,成为吕不韦实现个人野心和梦想的得力工具。到头来,子楚及秦家被骗的精光,赔了个底儿掉,输光了一切。袁世凯也没有直接收赵恒惕的30万元,但是他的宠男、部下、亲信唐天喜收了,因此坏了他的“帝王梦”,要了老袁的小命。古代现代的贪官落马多数是这种内部出漏所致,哪一个与爱财贪物的妻子、儿女、亲属、下属没有瓜葛、没有牵连、没有关系?所以识人用人尤为重要,像华阳夫人、子楚和唐天喜这样的既贪财爱财敛财,又头脑简单、糊里糊涂、不谙世事之人是不可以信任和重用的。

        其三,老吕、老袁之事还告诫我们:不义之财不可取。“别人的东西是不可以随便拿,任意取的。”这句连幼儿园的小朋友都懂得道理,可对于一些成年人就成了耳旁风,不当回事儿。常言道:“吃了人家嘴软,拿了人家手短。”许多人就是违背了这一简单的道理,而身败名裂的。

        其四,送礼、收礼是害人又害己的事情,从害人开始到害己告终。把礼送给别人是把罪恶送给别人,是害人。由此自己得了好处便是把罪恶引向自己,是害己。

        其五,送礼与收礼是因小失大,收礼之人得到的是一些蝇头小利,而失去和输掉的可就是尊严、人格、家业、江山。送礼之人送出的是罪恶,得到的也可能是更大的灾难。是谓“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下 篇)

     

        对于“送礼”与“收礼”有些人是颇有托词,颇有理由,颇有议论的:

    (1)有人说,送礼与收礼日益猖獗是社会环境所致,现实社会谁当百姓   都挨不过送礼,谁当官都挨不过收礼,这是为“民”之道、为“官”之道。

    (2)古语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为官不打送礼人”。前者是说,当你举起手要打有错的对方时,对方已经在向你陪着笑脸认错了,这时候你就不忍心,也不好意思再去打人家了。后者是说,送礼是好,收礼是好,多多益善,岂有回绝的道理,岂有不知好歹的道理?有的人你不送,他还索要呢,送上门来的礼还有不收之礼?送礼人要面子,收礼人要面子,都有面子。

    (3)送礼的人来头大,掌握主动权。可以让收礼的人得福,也可以让收礼的人得祸,可以让你好,也可以让你坏。收了没事儿,不收倒有事,不收有危险,收了得平安。

    (4)大家都在送、收,你不送、不收,完全孤立不入流,岂不成了怪物,不合人情、社情、世情。

    (5)许多人认为,送礼正常,不送礼不正常,收礼正常,不收礼不正常。收礼可办成事,不收礼办不成事,送礼能办成事,不送礼办不成事。

    (6)还有人说,不会送礼的人是呆子,不会收礼的人也是傻子。为了当机灵鬼,只有送。为了当聪明人,只是收。

    ......

    凡此种种,不一而足。这一切花言巧语,巧言令色,听似很有道理,也

    很无奈,实则都是给送礼与收礼发护照,开绿灯,为其找借口,编理由,修台阶。或者说是为其开脱责任,开脱罪责。

    翻开历史,看看那一个个传世的清官廉吏的事迹,这些言论说辞就会不

    攻自破、一钱不值,成为一派胡言。

    孙叔敖“循吏”第一:孙叔敖虽贵为楚国宰相,功勋盖世,但一生清廉

    简朴,多次坚辞楚王赏赐,家无积蓄,临终时连棺椁也没有。他过世后,其子穷困仍靠打柴度日。司马迁在《史记》中称其为“循吏”第一。

    季文子论妾马:季文子在鲁国执政33年,辅佐鲁宣公、鲁成公、鲁襄

    公三代君主。但家中没有穿丝绸衣服的妾,厩中没有喂粮食的马。仲孙它规劝季文子说:“你是鲁国的上卿,做过两世君王的国相,你的妾不穿丝绸,马不吃粮食,人家可能会以为你吝啬,而且也不给国家带来光彩!”文子说:“我也希望妾穿丝绸,马吃粮食,然而,我看到老百姓,他们的父兄吃得粗穿的差的还很多,我因此不敢那样做。别人的父兄吃的粗穿的差,而我却给妾马那么好的待遇,恐怕这就不是国相该做的事!况且我听说可用德行荣誉给国家增光添彩的,没有听说能用妾和马来给国家增添光彩的”

     乐喜(春秋时宋国的卿)不受玉:有一次,宋国有人获得一块美玉,

    处于对乐喜的尊敬,拿来献给乐喜。乐喜谢而不受。献玉者以为乐喜不相信是宝玉,便说:“已请治玉的行家做过鉴定,确是稀世美玉。”乐喜淡然一笑说:“我以不贪婪的品行为宝,你是以美玉为宝。我若接受了你的宝玉,咱们双方就都失去了最可宝贵的东西。”

        郑子产与金水河:公元前522年,执政26年的郑国名相子产逝世,因他一贯廉洁奉公,家中没积蓄为他办丧事,儿子和家人只得用筐子背土在新郑西南陉山顶上埋葬他的尸体。 消息传到郑国的臣民耳中,大家纷纷捐献珠宝玉器,帮助他的家人办理丧事。子产的儿子不肯接受,老百姓只好把捐献的大量财物,抛到子产封邑的这条河水中,悼念这位值得敬仰的人。珠宝在碧绿的河水中放射出绚丽的色彩,泛起金色的波澜,从此这条河称  为金水河。

        羊续、悬鱼太守:东汉羊续任南阳太守。一次,有个府丞听说羊续爱吃鲜鱼,便送他两条大鲤鱼,羊续婉言辞谢。府丞把鱼往案上一搁,转身就走。于是羊续把那府丞送来的鱼高悬于官衙中,以示拒贿。

        汤斌 、俸银八两:清朝政治家、理学家、书法家汤斌为官一生,除著书立说,发展理学学说外,几乎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在河务和漕运的治理上。“永不加赋”是他的理念,其为官清廉,至死仅遗俸银八两,连买棺材的钱都不够。在京城,人称汤斌为“羊裘尚书”,因为冬天上朝时汤尚书总是外披一件羊皮袄。

        刘宠、一钱太守:汉代会稽太守刘宠,在任时为百姓办了不少好事,后来朝廷调他进京任职,路过山阴时,有几位百姓拦住其车驾,一定要送他百钱表示感谢,刘宠只得选了一个钱作为纪念。从此“—钱太守”的绰号便在民间传开。

        张伯行、悬檄督抚:清代江苏督抚张伯行,做官清正廉洁。他任督抚时,常有亲朋故旧携礼来见。为杜绝送礼者,他便写了一篇《禁止馈送檄》高悬堂上:“一丝一粒,我之名节;一厘一毫,民之脂膏。宽一分,民受赐不止一分;取一文,我为人不值一文。”当地百姓称他为“悬檄督抚”。

        李汰、黄金难换心:明朝李汰任朝廷主考官时,有一年在福建主持科举考试。一天深夜,有位求录者送来一包沉甸甸的黄金,请求给予通融,当即遭到李汰的回绝。事后,李汰挥笔写下了一首表露心迹的拒贿诗:“义利源头识颇真,黄金难换腐儒心。莫言暮夜无知者,须知乾坤有鬼神。”

        ......

        在贪官层见叠出的大清朝,有大贪官和珅,也同样同时出了一代廉吏王杰。一个贪得无厌,一个两袖清风,一个大肆收礼,一个一尘不染......截然相反的两个人,大相径庭的两种人......

        清代状元王杰,陕西韩城人,历经乾隆、嘉庆两朝,以直道立身,被誉为人瑞。他与和珅同殿列朝数十年,最终作为主审把和珅送上断头台。

        王杰在朝40余年,成为当朝“宰相”。他居住的“宰相府”,据历史记载,只不过是一般士大夫的府宅,只有两进,没有花园不说,还是自己出钱所盖,价值纹银仅750两,家庭摆设也很简陋。在家饮食,粗茶便饭。他常告诉家人:“吾先人严谨节约,予伊等以不饥,足矣!且吾亦无长物以贻子孙,若不自检制,吾不能斤斤为豢养计,亦非吾所能庇也。”

        王杰平时因私事出门,从不带警卫随从,更没有前呼后拥的派头,甚至也不坐轿,只骑着一头毛驴带着一个仆人,穿着与老百姓无异。这个当朝宰相,偶尔在街头闻避道声,即肃立道旁,说:“县令,也是我的父母官。”

        王杰曾多次被差遣到各省主持乡试,或作学政,还频繁地充当会试考官,这些炙手可热的职务,可以决定天下学子命运,稍微做点手脚就是捞钱的大好机会,可他绝不接受任何钱财礼物,被人劝,则正色道:“今若受馈,何为官?”这个倔强的老头,更不给子孙进身仕途提供任何方便。有史记载,王杰有个儿子,写字很好,常常为他代笔。乾隆皇帝知道后曾过问,他只说:犬子不才。他儿子回陕西参加乡试,他又通知当时担任陕西巡抚的门生不予录取,似乎严厉的不近人情。知子莫若父,儿子太过豪爽,而且贪杯,进官场恐怕后患无穷。王杰经常教育子孙说:“入仕则正途可也,不以宰相子孙喧耀于人。”

        王杰侧身庙堂,正是和珅权倾当朝的时代。王杰从不巴结他,且与他分席而坐,同室不同语,不买和珅的账,且嗤之以鼻。和珅恨他,几度在乾隆皇帝面前说他的坏话,但乾隆深知王杰的人品和操守,和珅见陷害不成,只得改变计划,拉拢王杰。一天在朝房等候陛见,王杰坐在一个角落里搓手自暖,和珅走过来搭讪说:“状元宰相,您的手若柔荑,真好!”王杰冷冷的回答:“手是好,但不会捞钱,有什么好?”这一句话,便让和珅的笑容僵在了脸上。乾隆逝世,嘉庆立即抓了和珅,让王杰主审。仅过了10天,嘉庆帝就宣布王杰主审和珅得出的20条大罪,下旨抄家。王杰审理后,依法判决和珅斩刑。嘉庆帝“犹以和珅尝任首辅”的缘故,将斩刑改为全其尸的投环自缢。

        据《清史稿》记载,嘉庆皇帝对王杰礼遇有加。王杰辞京还乡之日,所携之物,仅几十箱书而已。嘉庆皇帝赐给他一把乾隆御用玉鸠手杖和御制诗两首,以表器重。诗中写道:“直道一身立廊庙,清风两袖返韩城。”盛赞王杰的做人和为官。王杰去世后,嘉庆赐金2000两归葬,并评谕云:“先朝耆旧,久直内庭,忠清劲直,老成端谨。”随之晋太子太师,入祀贤良祠,谥号文端。祠联云:“文见长,清风两袖,不畏权贵;端品高,直道一身,敢斥邪恶。”

        对于“送礼”与“收礼”这种糖衣裹着的炮弹,红妆素裹的温柔杀手,不是谁都喜欢,谁都接受,谁都无奈,谁都信服,谁都招架不住,谁都吃那一套的。像南朝大臣顾协先生就有一套独到的抵御送礼的高招办法,不随乡俗按公道。富有个性,富于色彩,令人钦佩,令人叫绝。如果为官者都能如顾协这般,谁送礼就用棍子打谁,那谁还敢送礼?谁还肯收礼?整个官场、社会、整个世界、地球岂非正气一片,春光一派吗?

        《梁书-列传》记载:顾协、吴郡(今苏州)人,南朝时官居县令、郡守、中书通事等职。顾协十九岁考取功名跻身官场,任扬州议曹从事。为人正直、处事公道的他,立志修身操守、廉洁从政,绝不贪占,深得府衙同僚好评。顾协年幼时父亲去世,他跟随母亲寄养在外祖父家里。顾协担任廷尉正时,冬天衣被单薄,寺卿蔡法度对人说:“我想把身上的短袄脱下来给顾协,又怕他从此穿衣吃饭都觉得不自在。”因他深知顾协清严不苟,实怕遭斥责自讨没趣,始终未敢开口。

        梁武帝执政后,提升顾协当了中书通事舍人,这是一个位高权重的官职,参与商讨朝廷机密,为皇帝起草诏令。亲友故旧得悉后,纷纷携礼谒见,顾协均不为所动,辞谢不纳。有一位弟子开始在他手下做事,知道他为人廉洁,不敢厚贿他,只送了二千钱,顾协大怒,打了弟子20棍,从此以后,凡在他手下做事的人都不敢再送礼给他。

        顾协年轻时打算娶舅舅的女儿为妻,尚未成婚顾协的母亲就去世了,守丧期满之后就不再婚娶。直到60多岁,这个女子也没有另嫁他人,顾协被感动,坚守情义娶了她。

        顾协博极群书,于文字及禽兽草木尤称精详。撰《异姓苑》五卷,《琐语》十卷,并行于世。顾协73岁卒。

        有写家把顾协的“棍打送礼人”的感人史料写成了精彩的故事流传于世:顾协官升安都县令后,把全县积案卷宗全搬了出来,逐一审阅。县衙的人私下说:“惊堂木一响、雪花银万两,县太爷升堂审案,就要发财喽!”顾协审理的第一个积案,是一个叫武同的皮毛作坊掌柜,状告县衙差役蔡法度。蔡法度原是一个地痞,巧取豪夺霸占了武同的作坊,后来花钱活动,进了县衙做差役,武同多次投告,蔡法度贿赂县令久拖不审,案子便被压了下来。新任县太爷要审案,蔡法度有些惊慌,又一想.只要金钱铺路,没有过不去的坎儿,心又安了下来。他听说顾协为官清廉,没敢直接送银子,先拿一件上好的貂皮长袍试探,顾协一见皮袍,装出很喜欢的样子:“太贵重了,一定很值钱!”蔡法度满脸虚伪:“是小人作坊做的,不值钱,十个钱一件。”顾协故作惊讶:“十个钱?本官一个月的俸银能买一百件?”其实这件皮袍两千钱也不止。第二天,顾协升堂,把皮袍摆在官案上:“蔡法度,你说此皮袍十个钱一件?”蔡法度不知何意,疑惑地点点头。顾协说:“本官豁出半年俸禄,给你一万钱,买一千件,发给全县六十岁以上的老者。”蔡法度闻听,如同五雷轰顶,莫说一千件,他连十件也拿不出来,只好抱回皮袍,乖乖地把作坊还给了武同。不到三个月,安都县积案审理完毕,犯人该放的放,该判的判,充军、流放的全部执行,县衙的监房空无犯人。安都县秩序、治安空前稳定。再说武同重掌了作坊,对顾协心存感激,一天,他带着二十两银子来到顾协家,恰赶顾协不在,便与顾协的母亲寒暄几句,放下银子离去。顾协归来得知银子是武同送的,怒气冲冲地拎着来到县衙,命令衙役马上把武同抓来!身着铐锁的武同被牵来,顾协把银子摔在他面前:“你莫不是要断送我半世清名!”武同闻听急忙叩头认罪,顾协断喝“你送钱玷污本官,罪不可赦,判你一两银子买一棍子,来人、重打二十大棍!”顾协棍打送礼人的消息传开,从此门前绝于馈遗。

        这些群英荟萃,光明正大的清官廉吏,是中国历史长河中千千万万的清官廉吏的代表人物。他们一不送礼,二不收礼。正派为人,勤勉为事,廉洁为官,为历史和后人树立了典范。正是这些星月般闪耀的清官廉吏撑起和照亮了中国历史的天空和中国人民的心灵。他们也会永远撑起和照亮着当代中国和未来中国的天空和人民的心灵。

                                        

    • 网友评价

    暂时没有任何评论



    友情链接: 大家艺术网   酌墨清秋新浪博客   河北书画展卖网   大家艺术网淘宝店   99艺术网   嘉德在线   中国书画艺术网   故宫博物院   润格网   中国书画交易中心   河北省书画艺术研究院   河北书画诗词艺术研究院   翰墨千秋网   新华网书画   雅昌艺术网   中华收藏网   中国书法超市   中华古玩网   民生书画网   中国大风堂书画网   天下冀商网   中国书画艺术家协会   中国艺术品评估委员会   中国艺术品理财网    文化中国网   东方艺术网   中艺博雅   天津书画名家网   视点网    陶瓷收藏网   北京茶道文化艺术促进会   
    版权所有:中国大家艺术网(www.zgdajiayishu.com)   本网站由【河北蓝点网络公司】设计制作
    冀ICP备120190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