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大家艺术网! 请登录 免费注册

   大家艺术网

 

站长(总编):芝圃  

电话:13933828054

邮箱:1908286608@qq.com

 QQ:1908286608 

微信:1908286608

微信: 123053719

 

 

         

会员动态

    原创作品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原创作品

    戴志明:论“不可不信与不可全信”

    发布时间:2018-01-10     作者:戴志明     点击率:893

     
    论“不可不信与不可全信”
     
     
     
        在中国,算卦看风水之风从来经久不衰。这些年来更是风行神州。历朝历代各门各派的相面、测字、打卦的书籍统统出笼、铺天盖地,以此为业的先生大师层出不穷。看风水的、相面的、测字的、占卜的更是蜂拥而起,遍布城乡街头巷尾犄角旮旯。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参与了这一“活动”,煞是热闹,使之成为一种时尚。
     
        对于这些“国粹”,本人历来主张“不可不信,不可全信”。别看一句话,可是不简单。“不可不信”,因为这里面有着合理的成分和令人信服的真实性。就是说,有其“科学性”的一面。所以,古往今来的人们有机会算算卦看看风水而不愿为者少。所以也才有许多人费尽心思去研究、著书立说、流传后世。言其“不可全信”。是因为这里面确有虚假荒谬的成分和内容。因而,吃亏上当者颇多,搞得人疑疑惑惑,似信非信。这也就为有人恨不得全盘彻底否定这些“国粹”而找到了理由和借口。这些虚假荒谬的成分和内容,就是“伪科学”的一面。科学性的一面是我们应当相信的部分,伪科学的一面是我们不应当相信的部分。
     
        有人研究推算出4种面相的朋友最值得交往:其一,可结交眉毛长的朋友。若眉毛长,表示这类的人做事基本上都能有始有终,可以和朋友或另一半同甘共苦,落难时彼此扶持,发达时彼此分享。其二,可结交耳朵厚大的朋友。耳朵厚大的人代表福气多,同时心胸宽广,拥有这种面相的人思维条理比较清晰,行事上稳重可靠,他们通常极有义气,照顾朋友不在话下,特别是在关键时刻更能鼎力相助。其三,可结交眼神清澈的朋友。俗话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一般心思叵测的人眼神多是昏暗色调,而正直善良之人的眼神黑白分明,总透露出一种清澈的神情,绝不会做落井下石之事,并且随时会对他人伸出援助之手。其四,可结交嘴大唇厚的朋友。嘴大的人容易“吃得开”,因此他们的交际圈很广泛,接触的人多了也就练成了一副好口才,而这样得天独厚的面相也让他们十分健谈。在现今社会,若遇上这样的朋友,也算是寻得贵人了。
     
        这4种可交之友的说法,很有概括性、普遍性和实用性,它讲得清、评的精、相得准。看看我们自己身边所遇到的人群,谁也不能说它讲的没有道理。许多人对此深信不疑。然而,交朋友也不能死板地、单纯地仅凭这4种或几种类型来选择,他们不能涵盖所有。有没有耳朵厚大的人对朋友不忠诚的,有没有眉毛长的人做事半途而废的......例子也不难找出。这些只是“无害面相”,可供参考。老话说的:“日久见人心”。也是十分有道理的。真正的朋友是经得起时间的考验的。再者,看人交友要从整体看,不能以一点而完全貌,不能瞎子摸象,这没错。但是以一点而点透事物本质的也是存在的,所谓窥一斑而知全豹,一叶知秋,这也没错。因此对待这几种面相交友之说的态度,同样跳不出“不可不信,不可全信”的原则。没有百分之百的正确率,所以“不可全信”。也没有百分之百的错误率,所以“不可不信”。相面测字之类概莫如此。
     
        晚清名臣曾国藩在对待“不可不信,不可全信”的问题上就有一套过硬的主张和本领。曾国藩的祖父曾玉屛,就立有家规,要求子孙家人,努力实行8件事:读书、种菜、饲鱼、养猪、早起、洒扫、祭祖、敦亲睦邻;要疏远6种人:看风水的、算命的、医生、和尚、巫道、还有做客赖着不走的。后来曾国藩又把祖父留下来的这些家规编成一首押韵的歌诀,要兄弟子侄们一体奉行:“书蔬鱼猪,早扫考宝,常说常行,八者都好;地命医理,僧巫祈祷,留客久住,六者俱恼。”可见,曾家对于算卦相面之流是早有戒备的。关键是怕它忽悠伤害了家人。这就是我们所说的“不可信”、“不全信”的一面。但是,据我所知,曾国藩不仅请人为他算过卦、相过面,而且对于这类东西有着非常深入的研究和非常高超的见地。并著有《冰鉴》一书传世。这本书,曾国藩总结了自身识人、用人之心得,是一部奇书。曾国藩以一介儒生举兵湘乡,镇压勃然兴起的太平军,挽狂澜于既倒,成大清之柱石,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其知人善任,善于“以相取人”。《冰鉴》是一部具有极强的实用性、启迪性和借鉴性的书。上卷有:识才、求才、衡才、养才、用才、德才、选将、将德、严明;下卷八章:神骨、刚柔、容貌、五官、须眉、声音、情态、气色。《冰鉴》一书则展现了曾国藩的“信”、“不可不信”的一面。曾国藩的处世论世、识人相术之哲学表明,他一方面反对那种低级庸俗的伪卦学和市井混饭吃的误人子弟的卦风,另一方面他又在积极研究继承和弘扬科学的识人相术之卦风。从根本上说,他就是一位认识、践行和把握“不可不信,不可全信”的神秘神奇之人,至今为后人所推崇所借鉴。
     
        其实,这算卦之类的东西,也如同医生看病,有高手、有低手、也有庸医。比如,按中医讲,人体分为上、中、下三焦。乳头以上为上焦,乳头至脐以上为中焦,脐以下为下焦。下焦本属寒湿,有的大夫治下焦的病却用寒湿的药,这就是错误的,这样治病越治越病。这就属于庸医。在行的医家治下焦的病都用温热之药,意在补阳气,这是中医的常识。高超的医家常是统筹三焦,对症下药治理顽疾。因而,遇上高医,病就治愈了,患者自然就信服得五体投地。若遇上庸医就把病给耽误了,因此也就有人认为天下的医生都是庸医。进而便有了老百姓常说的那句话:“中医不治病”。实则一来不是中医不治病,而是滥竽充数的庸医太多了,二来也是因为人间不可治愈的未知的疾病太多太多,就连高手也无奈。这许多的因素加起来,结论便是“中医不治病”。如果按这个逻辑推说也同样适用于西医,那么西医里就没有庸医吗?但是没有人说“西医不治病”。
     
        对于算卦,算过去发生过的事情好理解好判断,因为它是曾经发生和经历过的事情。可是对于未来,就只有将信将疑的猜测了。因而,算命先生只能算准人的过去,无法算准人的未来。因为人的未来有很多的变数。过去是定局,未来是变局。而且这个未来的变局也是天机,泄露天机是要付出代价的,这个代价就是上天给的惩罚。算卦为业的先生是很聪明的,他们给人算卦时,一般对过去发生的事讲得很少很原则,怕是算错说不准而漏了马脚,而对于未来的预测他们往往是放开胆子神乎其神地吹嘘一番,因为他说的对与错,人们一时是无法验证的。好话美事说得一箩筐,人们心里高兴愉快,一激动便会多给算卦先生几个钱花。将信将疑、似信非信、信与不信之间,有点相信,又有点怀疑。许多时候、许多情况下,人们对于事物的态度和反应上,都处于这种既愿意相信与信任又充满着怀疑和疑问的矛盾状态中。
     
        所以,人们常讲,想算命,别怀疑,怀疑了,别算命。命理预测师不可能打保票,不可能百分之百准确。为什么?因为他们不是神仙(最多是个“半仙” )。可能前面算对了一千个人,但到了你这儿,可就算错了,没办法。疑者不测,测者不疑。不管信不信这是大实话。由算卦思及其它范畴,也大多如此。比如,有朋友就讲,所以,任何东西不能不信,也不能全信,没有绝对的对,也没有绝对的错。就像爱情,不能不相信爱情是伟大的,但也不能太相信爱情,如果太相信,到了某一天,只会太伤心,甚至接受不了,疼的是自己。这是经验之谈。再比如,喜欢读书的人,对于书本上的人物故事、知识学说也应当是“不可全信,不可不信”。因为书籍有着时代性、历史性、政治倾向性等等,还有高下良莠之别等等。个体主观的记事和虚构想象的编撰能给予充分的相信或者不信吗?显然不行。全信,就有上当、中毒的可能;全不信,读书何用何意?只有分析研究地读书,吸取其精华真谛,剔除其糟粕谬误,才是正理正道。像清代的两本书中关于“巧接断舌”的记叙就是例证:一则,清代沈源编辑的《奇症汇》精确地记载了一个接断舌的方法,文中说:小儿不慎摔倒咬断舌头,必须趁断舌还热时接上。古人所用的办法是,赶快把鸡蛋轻轻敲碎,去掉外面的硬壳,将蛋壳内的薄膜套在对接上的断舌头上,再用洪宝丹敷在薄膜上,就可以接好了。如果时间太长,断舌已发凉,就不要再接了,只把洪宝丹敷在舌头上,也能重新长好。二则,清代徐珂编撰《 清稗类钞》记载:还有用狗舌接人舌的说法。乾隆已末,京师某达官强奸女仆,被女仆咬断舌头,请蒙古医生医治。蒙医到来,命杀狗取舌,趁热将狗舌镶在人的断舌上,并告诫百日不可出门,百日后,言语如初。
     
        对于诸如此类的记事,不能因其是史书记载就信以为真,而应是坚持“不可不信,不可全信”的原则。
     
        不是说什么事情都非得亲眼所见,亲身经历才能相信,但是有些事情还真是非这般不能算数。
     
        比如,打仗死人,这谁都相信,不用怀疑,但是死了多少人?死的是谁则必须考证。再比如,一架飞机失事,从高空坠落,机上人员全部遇难,这没人不信,但若说有一人幸免于难,恐怕谁都得考证一下。还比如,有人说戴口罩可防雾霾,但也有人说不起作用。你信谁?那只有自己戴上试试看看,才有结论。
     
        近来由韩国总统朴槿惠“闺蜜门”引发的韩国政坛危机,许多人们联想起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就是青瓦台的风水问题。看看韩国历届总统的悲惨命运,不能不让人与其风水联系起来。据韩国《中央日报》2016年11月30日称,韩国总统府青瓦台是建在日本总督府邸旧址上的混凝土韩屋。风水不佳,适合葬身不宜居住。韩国深受风水地理学说影响,认为,青瓦台位于凶地,压住了北汉山、北岳山流向首尔的“龙脉”。历任韩国总统不是流亡、遇刺、坐牢,就是自杀。好像只有一位李明博幸免于难。这与风水有着直接的关系。2017年6月,韩国民调机构曾调查韩国民众对迁移总统府和国会的态度,结果有超过半数的受访者表示支持,不支持只有38.7%。中国网友对于青瓦台风水之现象给出了更为直接和明了的答案:青瓦台的建筑外形,的确很像殡仪馆。三面环山,一面临水,这不就是一座豪华气派的皇家陵园吗!韩国总统的不测与青瓦台风水之说,能够成为韩国人乃至国际社会的某种共识,充分说明讲得很有道理,是“不可不信”。但是总统之不测,仅仅是个风水问题吗?与其政治体制、经济制度、外国势力的干涉等等没有关系吗?单凭风水说并不能完全服人,所以“不可全信”。
     
        由韩国总统联想到美国总统,玄机颇多。自1789年华盛顿当选美国第一届总统至2016年特朗普当选第45任总统,这227年当中,谋杀总统的事件屡见不鲜,共有9位总统遭遇不测,其中4位总统被暗杀:林肯、加菲尔德、麦金莱、肯尼迪。另有5位总统任职期间曾被刺,但幸免于难:杰克逊、罗斯福、杜鲁门、福特、里根。美国人也是“迷信”的,他们虽然没有把这种现象往风水上扯,但也归结出了“零年因素”。即自从1840年以来,凡是在尾数为“零”那一年当选的美国总统,大都是处境不妙,且不能活着离开白宫。美国人称这个可怕而离奇的巧合现象为“零年因素”。对于美国长盛不衰的暗杀文化,我们通常会客观的分析说,这是各种政团势力、家族势力、种族和宗教势力相互矛盾的结果。他们都惯于通过暗杀来解决一些矛盾。但是许多美国人更愿意相信“零年因素”。
     
        说到万物灵长的人,那便是更无例外了。人心隔肚皮,思想深藏于脑细胞中,比世界上任何事物都难以猜想、难以掌控、难以琢磨。最可信赖的是人,最不可信赖的也是人。虚虚实实、真真假假就是人和他的社会。《水浒传》的作者施耐庵就说:“经目之事,犹恐未真;背后之言,岂能全信”。古人对于所谓“真真假假”之说,早有精辟议论,读来非常耐人寻味。比如:“书中有真就有假,世人认假不认真。假作真时真亦假,真作假时假也真。真真假假难分解,假者自假真自真。回忆事情般般假,借假修真破迷津.......”
     
        轻信,是一个人思想和心灵的弱点和疾病。因为世上的事物本身都存在着虚伪性和欺骗性。轻信,就意味着上当受骗。“什么也不信”同样是人的思想和心灵的疾病。因为这世上本来就有许多真善美的事物,就有很多值得信赖的人物。“什么也不信”便是丢失了这些人间的真理 、真情和真味。轻信是人之初的本能,是涉世经事尚浅者容易发生的事。有时也是一个人理性不健全,记忆力不佳而导致的顽疾。纵然多次被假象所欺骗,却依然轻信,这很可悲。“什么也不信”的人是饱经风霜和世事沧桑而不得志,或者是屡屡被坏人坏事所欺骗,进而对世界的一种报复心理和抵触情绪,也是对自己人生经验和经历的怀疑和否定。因为自己的上当受骗,进而断定这世界只有互相欺骗、尔虞我诈、无真可言、无真可信。这也同样很可悲。
     
        我以为,“不可不信,不可全信”。是我们处理事物的一种能力和力量,是我们生活处世的一个信条和座右铭。
     
    它告知并教会我们不论何时何地,遇事都要开动脑筋、开发智力、认识和判断真假,分析和辨别是非。一切从实际出发,从现实出发,不盲目、不盲从、不跟风、不迷信权威和权力。该信的一定亲近,不该信的千万别套近乎。这世上可供人参考、参阅、参照的东西很多很丰富,但是正确的路线和方向,则都要靠自己来选择和抉择。最终的胜利也要靠自己去取得,谁也代替和取代不了。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有人问淘金工,怎样才能获得金子?淘金工说:“金子就在那里,你把沙子去掉后,剩下的自然就是金子。”当然,也不是什么事都靠自己,那样就成了独断专行和孤家寡人了。外部的力量、外因的作用也丝毫不容忽视。像一句箴言、一篇文章、一本书、一次算卦相面......都可能和可以对人产生积极的推动作用。谁也不会,谁也没有理由拒绝外来助力。这就是我们为什么坚持、坚守和坚信“不可不信,不可全信”的原因和道理。我以为,“不可不信,不可全信”。主张和强调的是:“认识”、“分析”、“考量”、“研究”。对待任何事物及问题都要从这8个字入手。这是一种真诚、智慧和科学地理解和对待事物及问题的思想态度。是一种巧妙、有效和深入地解剖和解决事物及问题的思维方法。事物的关键不只是停留在“对”与“错”、“信”与“不信”这一基本的层面上,更重要的关键层还在于以何种态度对待事物,用什么方法对待事物,这是它的本质属性和基本特征。别人说真,你就当真,别人说假,你就认假。人云亦云,随波逐流,侏儒观戏,鹦鹉学舌。这不是正确的态度和科学的方法,正确的态度和科学的方法是:“认识”、“分析”、“考量”“研究”,以及之后做出的判断和结论。“三思而后论”、“三思而后行”。在纷繁复杂的大千世界中,我们怀揣一颗“不可不信,不可全信”的心灵,方可走四方。                               
                                       
    作者:戴志明
     
     
     

     

     
     

     
     

     

    大家艺术网www.zgdajiayishu.com

     

     

     

     

     

     

     

     

     

     

     

    • 网友评价

    暂时没有任何评论



    友情链接: 大家艺术网   酌墨清秋新浪博客   河北书画展卖网   大家艺术网淘宝店   99艺术网   嘉德在线   中国书画艺术网   故宫博物院   润格网   中国书画交易中心   河北省书画艺术研究院   河北书画诗词艺术研究院   翰墨千秋网   新华网书画   雅昌艺术网   中华收藏网   中国书法超市   中华古玩网   民生书画网   中国大风堂书画网   天下冀商网   中国书画艺术家协会   中国艺术品评估委员会   中国艺术品理财网    文化中国网   东方艺术网   中艺博雅   天津书画名家网   视点网    陶瓷收藏网   北京茶道文化艺术促进会   
    版权所有:中国大家艺术网(www.zgdajiayishu.com)   本网站由【河北蓝点网络公司】设计制作
    冀ICP备120190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