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大家艺术网! 请登录 免费注册

   大家艺术网

 

站长(总编):芝圃  

电话:13933828054

邮箱:1908286608@qq.com

 QQ:1908286608 

微信:1908286608

微信: 123053719

 

 

         

会员动态

    鉴赏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鉴赏收藏

    “齐派绘画”的弟子与传人

    发布时间:2019-04-22     作者:牟建平     点击率:1047

     

    “齐派绘画”的弟子与传人

     

    牟建平

     

     

     

        齐白石自1917年来北京寄居后,随着名气与影响的增大,拜其门下为弟子者众多。不论是国立北平大学艺术院当教授期间,还是私淑齐白石的,门下虽不至弟子三千,但数百人是富富有余了。较出名的男弟子有李苦禅、王雪涛、梅兰芳、李可染、娄师白、陈大羽、许麟庐。女弟子中出众者有孙诵昭、刘淑度、胡絜青、郭秀仪、杨秀珍、吴瑞臻、郁风、新凤霞等。齐白石的后人中,儿子这一代主要有齐子如、齐良迟和齐良已三人画艺较为突出。

     

     

     

     

        齐家后人绘画

     

        关于齐白石后人的绘画,较为杰出的主要有齐子如和齐良迟。其他还有齐良已、齐良末、齐秉慧等,在这里不一一介绍。

     

        齐子如(1902—1955),名良琨,齐白石第三子,也是齐白石儿子辈中第一个继承父业的孩子。他18岁随父到北京求学,1925年毕业于中央大学政法系。后入著名画家陈半丁门下,专攻草虫花卉。抗战胜利后,齐子如先后任北平艺术专科学校、京华美术学院教授。1950年在东北博物馆(现辽宁省博物馆)从事研究工作,为馆内业务建设特别是藏品征集做出重要贡献。解放初期,东北博物馆陆续购藏了300幅齐白石各个时期的书画印作品,很多都是齐子如、胡文效二人经手的,才有了现今辽宁省博物馆的齐白石系列藏品。

     

        齐子如虽英年早逝,但是他精湛的画艺为画界所公认。徐悲鸿曾说“齐子如在白石子女中画得最好。”齐子如画的草虫更加注重写生,他画的蝴蝶、蜻蜓、蚂蚱等十分逼真,栩栩如生,齐白石曾在一幅小册页上题句:“子如画虫学于予,画虫之工过于乃翁。”对齐子如画的草虫给予较高评价。齐白石生前与齐子如多有父子合作画,且齐白石在画上多有注明。如辽宁省博物馆藏的1954年齐白石父子合作画《草虫花卉册》,齐白石题记:“此册子如三儿画虫,白石老人补花卉并题款识。”这类父子合作画上一般多有“子如画虫”的印记。

     

     

        齐良迟(1921—2003),字子长,齐白石第四子,胡宝珠所生。10岁起在父亲指导下学习中国画传统技法,1945年毕业于北京辅仁大学美术系,后任教于国立北平艺术专科学校,曾任北京文史研究馆副馆长,北京齐白石艺术研究会会长,湘潭齐白石纪念馆名誉馆长。解放后,遵周恩来总理嘱托,辞职专门在家侍奉白石老人,并研习“齐派”绘画艺术。16岁的齐良迟开始随父亲学习齐派大写意花卉,他首次创作的《芭蕉图》就出手不凡,得到父亲的好评,齐白石在画上题记:“子长初学能意造画局,可谓有能学之能,予喜。”

     

        在齐白石的子辈中,齐子如得了齐白石草虫的真传,而齐良迟则得了花卉的真传。由于长期在父亲身边耳濡目染,齐良迟对齐派绘画的研究至深,特别是在用线、用墨上,真正把齐白石大写意花卉的特点学到手了,他画的《葫芦草虫》,用线苍劲老辣,用墨痛快淋漓,无愧于“齐派”艺术的掌门人。齐良迟的绘画,在继承父亲画风的基础上,也有个人的变化,即硬朗宽博,色彩也更明亮突出。为了传承“齐派”绘画艺术,齐良迟还写作了专著《齐派画法入门》《怎样画虾》和《怎样画螃蟹》出版,向大众介绍齐白石大写意绘画的特点。

     

        齐白石弟子

     

        齐白石一生弟子众多,但是比较出众知名的有李苦禅、王雪涛、梅兰芳、李可染、陈大羽、许麟庐、娄师白、郭秀仪、胡絜青、新凤霞等。

     

     

        李苦禅(1899—1983),原名李英杰,改名英,字励公,山东高唐人,中国近代大写意花鸟画宗师、美术教育家。李苦禅出身贫寒,1922年考入国立北京美术学校西画系,靠夜间拉人力车维持生计,同学看见李苦禅的困苦,赠“苦禅”二字。1923年拜齐白石为师,1930年受林风眠之请任杭州艺专教授。1939年以“勾结八路”罪名被日本宪兵逮捕入狱,遭刑讯28天,出狱后拒绝伪职。1946年徐悲鸿聘其为北平国立艺专教授,解放后任中央美术学院教授,擅画花鸟和鹰,晚年常作巨幅通屏。代表作有《盛夏图》《群鹰图》《水禽图》。

     

        李苦禅身为齐白石的大弟子,他的大写意花鸟画有出蓝之势。他并不死学齐白石一家,齐白石赞之“李苦禅学吾不似吾”,而是上溯八大山人等古代名家,在绘画上形成以方笔为主,奇崛峻拔、铁笔纵横的气象,在齐白石的众多弟子中,成就最高,影响最大。李苦禅的大写意绘画,得益于他的书法,他推崇“书至画为高度,画至书为极则”。李苦禅认为,中国画是写出来的,西洋画是画出来的,不懂书法,不练书法,就不懂大写意和写意美学。他以魏碑、二爨为基础,将沉厚遒劲、雄强阳刚的书法线条融入他的绘画中,高超的书法造就了他的绘画。

     

        王雪涛(1903—1982),河北成安人,字晓封,号迟园,中国现代著名小写意花鸟画家。历任北京画院院长、美协北京分会副主席。自幼喜绘画,1918年入保定直隶高等师范附设手工图画科,毕业后到小学执教。1922年考入北平艺术专科学校西画系,后转读国画科,受教于陈师曾、萧谦中、王梦白,尤受王梦白影响最大。1924年拜齐白石为师,奉师命改名雪涛。毕业后留校任助教讲师。抗日战争期间,专事绘画创作,卖画为生。1954年任中国画研究会常务理事,1955年参加筹建北京中国画院,1978年任北京画院院长。

     

        在继承传统上,王雪涛无疑是走得最远的。他醉心传统,上追明代的徐渭、陈淳,他画的《百鸟图》长卷,展现了他苦学传统的功力。同时,王雪涛又是追求创新的,在创作上他主张“师造化而抒己之情,物我一体,学先人为我所用,不断创新。”王雪涛被誉为“牡丹王”,他画的《牡丹》,雍容大气,艳而不俗,在近代画坛独创一格。王雪涛格外注重写生,善于捕捉瞬间形态,他画的《松鹤》,形象逼真,呼之欲出,在北京画院主办的《王雪涛花鸟画精品回顾展》中,曾展出他的许多写生稿。王雪涛还特别善于用粉,这与他研究西画有关。

     

     

        梅兰芳(1894—1961),出生于北京,祖籍江苏泰州,中国京剧表演艺术大师。齐白石与梅兰芳相识,是在1920年的9月,齐如山约齐白石到梅兰芳的“缀玉轩”做客。当时梅兰芳叫齐白石画草虫给他看,并亲自给齐白石磨墨理纸。画完了,梅兰芳还唱了一段《贵妃醉酒》,非常动听。梅兰芳最早学画是画家王梦白指点他学画,后来认识了不少画界人士,如陈师曾、姚茫父等,并最终拜齐白石为师。但梅兰芳的绘画风格主要以小写意花鸟为主,大部分是“没骨画”,花鸟画受王梦白影响较大,有海派绘画的影子,在画风上与齐白石相距较大。

     

        齐白石与梅兰芳交往密切,曾为梅兰芳作画多幅,如《荷花》《牵牛花》等。齐白石与梅兰芳的交往,有一件事让齐白石终生难忘。那是有一次齐白石去一个大官家去应酬,满座都是阔人,旁人看齐白石衣服穿得平常,又无熟友周旋,众人都不理睬齐白石,齐白石窘了半天,自悔不该贸然而来,自讨没趣。想不到梅兰芳正巧来了,对齐白石很恭敬地寒暄了一阵,座客大为惊讶,才有人来和齐白石敷衍,面子总算圆了回来。事后,齐白石很经意的画了一幅《雪中送炭图》送给梅兰芳,并题了一句诗:“而今沦落长安市,幸有梅郎识姓名。”

     

        李可染(1907—1989),江苏徐州人,中国近代山水画大师。李可染自幼喜绘画,10岁时,小学图画老师见他聪慧好学,赞曰:“孺子可教,素质可染。”13岁时,拜徐州画家钱食芝为师,正式启蒙书画,习王石谷一派的山水。1923年,李可染入上海美术专门学校普通师范科。1929年考上西湖国立艺术院研究部研究生,师从林风眠。1946年到北平艺术专科学校任教,1947年春拜齐白石为师,相随10年,同年又深得黄宾虹积墨法之妙。1950年任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副教授,1979年当选为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并被任命为中国画研究院院长。

     

        李可染虽然是齐白石的学生,但他却以山水画名世,偶画人物,基本不画花鸟画,这很奇怪。李可染的绘画体系,其实来自于西画,他山水画的光影效果,完全来源于西画。因为在李可染之前,中国画的山水画并不表现光影,也没人画逆光的山水。但是齐白石的用笔用墨,无疑对李可染有影响。李可染曾说:“我是得了真传的,我看老先生画画10年,最大的心得是线条不能快。好的线条要主动,要完全控制,控制到每一点。”1958年,李可染观摩齐白石遗作展并写了《谈齐白石老师和他的画》一文,这篇文章把齐白石的绘画特点讲透彻了。

     

     

     

        陈大羽(1912—2001),出生于广东潮阳,著名花鸟画大师,书法家、篆刻家。以大写意花鸟著称,尤善画鸡,兼及山水、人物,作品气势宏伟,笔力雄健,浑厚酣畅,是金石派大写意花鸟画的传人。早年就读于上海美术专科学校,师从马公愚、诸乐三、王个簃,1946年经人介绍得识齐白石并拜之为师,齐白石看其画作后题句:“赵吴以后,独见陈君。”1948年任上海美专国画系讲师,1958年任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教授,曾任中国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书法家协会副主席,西泠印社常务理事。

     

        陈大羽绘画的最大长处是全面继承了齐白石以“书印入画”的特点,使赵之谦、吴昌硕、齐白石一脉的金石画派大写意花鸟得到中兴发展,这一点非常难得。陈大羽的篆刻非常酷似齐白石,书法也擅长篆书,兼工行书,在“以书入画”后,陈大羽的花鸟画用笔多中锋篆意,表现出一种骨力洞达、涩硬缤纷的金石韵味。齐白石为其画题句“下笔之超雅,陈生过我”,“论艺术要能有天分过人,有此画鸡之天分,天下人自有眼目,况天道酬勤,大羽弟应得大名。”陈大羽在泼墨泼彩上也有自己的特色,他画的泼彩荷花,色彩艳丽夺目。

     

        许麟庐(1916—2011),山东蓬莱人,著名画家、书画鉴赏家,北京花鸟研究会会长,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自幼秉承家学,习书作画,1934年在天津商业学校毕业。1939年与著名画家溥儒结为忘年交,受溥儒的绘画指点,才情初露。1945年经师兄李苦禅介绍,正式拜齐白石为师,齐白石将本名“德麟”改为“麟庐”,此后一直伴随左右13年,师生相间如亲。1951年创办和平画店,任经理。1956年调入北京荣宝斋工作,是第一任总经理。许麟庐亦精于书画鉴赏,过眼书画众多,这也开阔了他的视野。

     

        许麟庐在齐白石身边多年,对齐白石的绘画体悟较深。但许麟庐的绘画面目却是与齐白石迥异,他强调作画要“寻门而入,破门而出”。许麟庐主张继承传统,博采众长,他上溯八大山人、石涛、吴昌硕,将民间艺术融入到绘画中,并运用草书作画,形成了自己“装饰性强、笔势灵动”的独特画风。难怪齐白石夸赞许麟庐“启予者,麟庐也。”许麟庐的花鸟画,笔势飞动,色彩明亮,他画的《菊花鸢尾》《佛手》《蜻蜓牡丹》个人面貌突出,完全没有齐白石的半点金石味道,有的只是自己的潇洒俊秀,这一点非常难得。

     

        娄师白(1918—2010),原名娄绍怀,曾用名娄少怀,湖南浏阳人,1918年生于北京,著名画家。14岁就师从齐白石学画,在齐白石身边长达25年。1942年毕业于辅仁大学美术系,历任北平京华美术学院讲师,北京中国画研究会副会长,中央文史研究馆书画院院部委员,北京画院一级美术师。娄师白得齐白石言传身教,是齐派绘画的重要传人,全面继承齐白石艺术技法特色,并有所创新。擅画花鸟瓜果,作品艳而不俗,清新自然。长期致力于齐白石艺术的研究与传授,著有《齐白石绘画艺术》《齐白石画虾》。

     

        在齐白石的弟子中,娄师白是从师时年龄最小的。1932年,娄师白的父亲娄德美在北京香山与齐白石邂逅,以同乡之谊结为朋友。那年娄师白14岁,时常帮长辈去齐白石家办事,有机会看到齐白石作画。1936年,齐白石赴四川五个月,把北京的家委托娄师白看管。齐白石曾在《青蛙芦苇》题:“少怀弟能乱吾真,而不能作伪,吾门客之君子也。”娄师白原名娄绍怀,少怀、师白之名是齐白石给起的。1957年,在齐派绘画基础上,刻意求新变法,娄师白以画鸭著称,他画的鸭子憨厚可爱,充满活力。

     

        郭秀仪(1911—2006),广东中山人,出生于上海,知名爱国民主人士,社会活动家,中国妇女运动的先行者之一,农工民主党中央名誉副主席,著名爱国将领、政治活动家、中国农工民主党创始人之一黄琪翔的夫人。1929年毕业于上海文艺女校,抗战期间,曾任中国战时儿童保育会常务理事、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和征募部副部长,国民革命军第十一集团军妇女工作队队长。建国后,历任全国妇联执委,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常务理事,北京齐白石艺术研究会副会长,中华海外联谊会理事,全国政协常委。

     

        在齐白石的女弟子中,郭秀仪最得真传,她虽然学画很晚,但因天分很高,所以学得快,学得像。齐白石非常欣赏郭秀仪,屡有夸赞。1951年,齐白石在郭秀仪画的《海棠秋色》上题字:“海棠结子又秋风,秀仪女弟子大易进步,同门中只此人也。”在一幅《荷花》上齐白石题字“秀仪弟子作画,已大成。”解放初期,齐白石的画曾一度难卖,郭秀仪不仅帮老师齐白石卖画,还自己掏钱买老师的画,前后收藏了上百幅之多,其中著名的在2017年北京保利秋拍曾拍出9.315亿元的天价齐白石《山水十二条屏》,就是郭秀仪的旧藏。

     

        胡絜青(1905­—2001),满族,北京人,中国现代著名女画家,文学巨匠老舍的夫人。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1939年在北平结识齐白石,1951年正式拜师齐白石学画,能工能写,北京画院专业画家。齐白石曾在胡絜青画的《荔枝》扇面上题字“絜青偶然一挥,足可与予乱真。”在另一幅《紫藤》上题字:“此幅乃絜青女弟之作,非寻常画手所为。”确实,胡絜青学齐白石的画风能达到乱真的程度,她画的《枇杷蚂蚱》《蜻蜓雁来红》《古树昏鸦》等非常酷似齐白石。此外,胡絜青的工笔画也很有水平,她的老师是一代工笔画大师于非闇,胡絜青画的工笔画《绿竹白鹤图》《大丽花》,非常见功力。

     

        胡絜青不仅是齐白石的女弟子,老舍夫妇更是齐白石的朋友和齐白石书画的收藏者。据统计,胡絜青老舍夫妇收藏了上百幅齐白石画作,是仅有的几个收藏齐白石作品过百幅的藏家之一。老舍胡絜青夫妇收藏的齐白石作品非常丰富,既有早期作品,如《早期花卉十二开》,更不乏大量晚年90岁以后的画作,如1956年齐白石96岁画的牡丹《富寿昌》,显示了在齐白石生命的最后一两年,胡絜青与齐白石仍然关系密切。特别是老舍先生点题画的《蛙声十里出山泉》《手摘红樱拜美人》《几束寒梅映雪红》,更是齐白石诗画结合的代表作。

     

     

        新凤霞(1927—1998),祖籍江苏,生于苏州,著名评剧表演艺术家,评剧“新派”创始人,代表作《花为媒》《刘巧儿》《杨三姐告状》,著名剧作家吴祖光的夫人,齐白石晚年关门女弟子。“文革”中受到迫害脑血栓半身不遂,从此告别舞台。1979年平反,开始文学创作,撰写回忆录,出版了《新凤霞回忆文丛》《评剧皇后与作家丈夫》《舞台上下》等四百万字的著作。1952年8月,新凤霞拜齐白石为干爹,齐白石在送给新凤霞的画上题句:“祖光凤霞儿女同宝,壬辰七月五日拜见,老亲题记。”之后,新凤霞顺理成章的成为齐白石的女弟子。

     

        从此以后,新凤霞和齐白石的接触就多了以来。齐白石经常手把手教新凤霞画画,面授绘画技巧。文革后,面对不能再上舞台的事实,新凤霞很长时间不适应,也暗自哭泣。吴祖光鼓励新凤霞绘画,并在他认为比较满意的作品上题字,在丈夫的帮助下,新凤霞终于重拾生活的乐趣。20多年里,新凤霞完成了几千幅画作,作画给晚年的新凤霞带来了欢乐。新凤霞的绘画,和她的评剧艺术一样朴实无华,清新淡雅,他笔下的寿桃、牡丹、梅花等既有齐白石的遗风,又充满一股天真的气息,让人一看就知道是新凤霞的手笔。

     

        齐派绘画传人

     

        “齐派绘画”还有一些传人,这些人既不属于齐白石家后人,也不是正式拜师齐白石本人,而是向齐白石学习过,或者是齐白石的再传弟子,这些人中绘画成就突出的有崔子范和当代画家赵梅林。

     

      崔子范(1915—2011),山东莱阳人,1940年至1945年于延安军政学院和延安高级党校学习,后任山东胶东地区南海行政公署专员。1949年后历任北京医院政委,国务院城市建设部勘察测量局局长,1956年任北京国画院副院长兼秘书长。自幼喜好绘画,1935年夏天,经同窗介绍,认识了当时在兖州的小写意花鸟画家张子莲,此人曾向吴昌硕学过画,从他那里崔子范得到启蒙。1951年崔子范到琉璃厂,恰巧裱画师傅刘金涛与齐白石交谊深厚,便主动介绍,崔子范有幸到西城区跨车胡同15号去拜见了齐白石,受到齐白石的指导。

     

     

        尽管崔子范没有正式拜师齐白石,仅仅得到了齐白石的鼓励和指点,但是他的绘画无疑得到了齐派大写意的真传。崔子范在齐派绘画的基础上,给花鸟画注入了时代气息和活力,其创作吸取各家之长,作品构图简练概括,具有天真稚拙、苍劲浑厚的鲜明风格。如崔子范自己所说,“现实与浪漫结合,传统与时代结合,具象与抽象结合,画法与书法结合,水墨与色彩结合。”华君武曾评价:“全国都在学齐白石,但是学习齐白石又能突破齐白石画风的只有两三个人,崔子范是其中之一。”天真稚拙,是崔子范绘画的最突出特点。

     

        赵梅林(1943—),江苏沭阳人,早年受教于潘天寿,后入南京艺术学院师从陈大羽。当代画家中,齐派再传弟子虽然不少,但最出众的要属陈大羽的弟子赵梅林。赵梅林真正传承了齐白石、陈大羽一脉的金石派大写意画风,“金石派”书、画、印三者兼擅的全面,在他这里都得到了很好的延续。赵梅林擅篆刻,是南京印社的社员,曾参加首届全国篆刻艺术展,而且是标准的齐白石印风,单刀直入,一味霸悍,潘天寿评他的篆刻“布置意趣尚不小气”;他同时写一手好书法,无论篆、隶、行、草,众体皆精。书法与篆刻的积淀和精通,使赵梅林的花鸟画用笔豪放奇肆,苍莽劲拔,金石味极浓。

     

        在花鸟画创作上,赵梅林继承了齐白石、陈大羽一脉以来的金石派画风,并转益多师,上溯古代名家,在题材和技法上都有自家的创新,齐白石四子齐良迟赞其画“画笔之古拙”,并为其题字“白石再传”,给予高度评价。赵梅林以“画鸡”闻名,他画的鸡既有老师陈大羽的笔墨,又有突出的个人面貌。他画的鸡笔墨更加奔放,羽毛处理更加恣肆,用线尤多注重涩笔与飞白的运用,鸡的动感更加强烈。《四季花卉百鸡图》五十多米长卷,笔墨豪放,姿态各异,栩栩如生,蔚为大观,深受名家的好评。著名画家刘勃舒赞其“逸思奇僻,精妙卓绝,真当代中国水墨大写意精品。”

     

        笔者以为,关于“齐派绘画”在当代的传承,眼下可以说有一些衰微,甚至后继乏人。特别是齐白石的“金石派大写意绘画”,更是几近失传,这一点并不是夸张。齐白石的大写意绘画,关键在于注重印、书与画的结合,才有了难得的金石韵味,但是当代画家,同时兼擅书法与篆刻的凤毛麟角。齐派绘画如何在现在与将来得到更好地传承?相信这是每一个关心齐派绘画艺术的人士都关心的话题。

     

     

     

     

     

     

     

     

     

     

    大家艺术网www.zgdajiayishu.com

     

     

     

     

     

     

     

     

     

     

     

     

    • 网友评价

    暂时没有任何评论



    友情链接: 大家艺术网   酌墨清秋新浪博客   河北书画展卖网   大家艺术网淘宝店   99艺术网   嘉德在线   中国书画艺术网   故宫博物院   润格网   中国书画交易中心   河北省书画艺术研究院   河北书画诗词艺术研究院   翰墨千秋网   新华网书画   雅昌艺术网   中华收藏网   中国书法超市   中华古玩网   民生书画网   中国大风堂书画网   天下冀商网   中国书画艺术家协会   中国艺术品评估委员会   中国艺术品理财网    文化中国网   东方艺术网   中艺博雅   天津书画名家网   视点网    陶瓷收藏网   北京茶道文化艺术促进会   
    版权所有:中国大家艺术网(www.zgdajiayishu.com)   本网站由【河北蓝点网络公司】设计制作
    冀ICP备12019031号